朔州视听网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 ——儿童文学《小花脸》带给我们的思考

来源:山西日报编辑:2020-03-16 查看数0

新冠病毒对人类生命的肆虐和威胁,正在引起人们从思想深处对保护野生动物的反思和自责。希望出版社新近推出我省著名作家郭万新的儿童文学《小花脸》或许可以回答,为什么有些人不放过与我们休戚与共的野生动物?为什么人类不能对自然界的生命以礼相待、和谐共处?

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人类自己——儿童文学《小花脸》带给我们的思考

《小花脸》是一部长篇儿童小说,讲述了一个别具特色的乡村故事,并发出一个现实的拷问:人类如何与大自然及野生动物和谐共处?

“北京少年”李帅帅,小学毕业回到老家村庄过暑假,在月光如水的田间西瓜地,遇到一位神秘的小花脸(狗獾),并由此发生了一系列柳暗花明、峰回路转的离奇故事。小花脸那么虚幻,那么真切,和李帅帅小心翼翼地拉近着彼此的距离,双方通过主动示好和努力亲近,最终成为友谊纯真的朋友。但面对利益驱动下猎户二大伯与城里“老朋友”的勾结与密谋,李帅帅又无能为力,眼睁睁看着小花脸被推向毁灭的边缘。故事通过一桩源自私利的丑恶交易折射出人性的善恶,诠释了最宝贵的友情和顽强向上的生命真谛。

旧历年前,我有幸先于《小花脸》面世之前,提前拜读了该书的印前清样。部分章节段落因为精彩有趣,反复研读依然爱不释手,并在作家笔下那些温暖而寓意深刻的文字里,读出了淳朴的乡情和友谊的要义,领悟了人类与自然界及野生动物和谐相处的生命真谛。

细思《小花脸》中写景状物及场景再现的笔触和阅读感受,绝离不开作家深入生活、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的深厚功力积淀。据作家所述,创作这本书之前,除了来自儿时农村生活的经历,以及前期创作《笨笨的流浪》时对小动物观察分析积累的丰厚体验,他还多次就狗獾的相貌体态及生活习性深入乡村向猎户采访请教,占有了第一手详实的素材。所以他的叙述才会如身临其境般真实具体,充满现场感和生活气息,为读者展现了一个人类久违的神秘朋友——小花脸的生动形象。

再如桑干河谷直击小花脸一家团聚的感人场景,由此不难看出,郭万新及其笔下的李帅帅对家乡田野的热爱和亲切之情,以及动物朋友小花脸对人类代表李帅帅日趋加深的难得信任,反映了作家对重现美好生态环境的深情厚望。

除此之外,那字里行间分明还渗透着一个作家对家乡建设良性自然生态环境的深情关注,以及对生于斯、长于斯的家乡昨天、今天和明天的深度思考,体现出一位优秀作家的写作自觉、使命担当和社会责任。

的确,深读《小花脸》,不啻为一次关于人与自然和谐共存的深层解读。故事幽默风趣而又令人感伤,启迪人心,抒写了一曲友谊和生命的悠远歌谣的同时,也叩问我们的内心:城市与乡村,我们该如何诗意地栖居?青山绿水逐渐回归,面对同样回归的小动物,我们该如何与之和谐相处?如何确保不再出现保护与再伤害艰难斗争的痛心局面?

在作家笔下,猎户二大伯“招认”了过去一段时期,一些城市或农村人对自然界野生动物一次次侵害的事实。由此引发读者深思:其实许多时候,人类并非蒙昧无知,却为一己私利,或满足某些个人欲望,不惜冒险而苦苦相逼,却要找出这样那样堂而皇之的理由以掩饰其罪。好在遇上了良心发现的少年李帅帅,他与小花脸的交往情节中,小花脸由本能的戒备到反复试探,直到“笃定地乜斜李帅帅,看它样子并不那么慌张了。”作家饱蘸深情的笔墨,运用诙谐幽默的语言,生动地描述了李帅帅和小花脸近距离交流的有趣场景。李帅帅深切感受到,凭借一己之力,竟能在薄凉的世界里为生命注入一丝温情,并由此和小花脸在不断接触、交流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进而感受到了自然界一切生命的美好。这样的文字,也使读者心中激荡起一股温情的暖流。

孰料,小花脸的生命却再次受到严重威胁。这一切,都是在李帅帅全然不知的情况下进行,而施以“暗算”的始作俑者,却是执迷不悟的猎户二大伯。面对惨状,李帅帅由难过转为愤慨,特别是真相确认后,“刹那间,二大伯可亲可敬的长者形象,在李帅帅心目中轰然崩塌!”他“看得惊心动魄……发现嘘嘘(小花脸的名字)松口甩开了铁夹子,立起身子呼呼喘气,又舔舔嘴角的血痕。它朝李帅帅定定地凝视了几十秒,眼神似乎变得有些柔和,充溢了一汪情感复杂的哀戚。短暂的一刹那间,四下里骤然无声,一片死寂,仿佛潮闷的空气都凝固了。”

“……下一刻,只见嘘嘘扭转身体,低下头重新张开嘴巴,冷酷地一口咬死它的腿伤部位,断然决然地牙关一紧,随着骨头咔咔碎裂的声音,它的伤腿硬生生地从脚踝处断为两截,断口的白骨参差,血流如注……嘘嘘自由了,只是自由来得那么壮怀激烈……李帅帅懵在那儿,浑身虚脱,脑海一片空白。稍过片刻,天上飘下淅淅沥沥的秋雨,冷飕飕打在他的脸上,分不清雨水还是他的泪水。”

小花脸自由了,这一定是每一位有良知读者都希望的结局。但是,不得不说,面对复杂面孔下的复杂人性,小花脸的悲惨自救,除了它本能的求生欲望之外,何尝不是在向人类的恶行宣战,何尝不是在捍卫它们应有的生存权利!

记得我前不久看过某篇文章中的一句话,读后思索良多,转述于此并加入了我自己的理解:现实生活中,人与自然没有绝对的中心,也没有绝对的和谐,更没有绝对的胜者,双方总是在主客体的不断转换中丰富着彼此的内涵,进行着或深或浅的交互,改善着各自的生存环境。

确实,再一次反观当前的疫情形势,我想,人们应该从《小花脸》中得到启迪:请多还自然一份温情,也请给自己再留一次觉醒的机会!毕竟,保护野生动物就是保护我们自己!

文字:唐希忠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