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杀虎口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李倩    马芳2016-08-17 查看数0

书名:杀虎口

编著:王德功

该书目录:

第一篇 解读杀虎口(专题部分)

关隘——杀虎口

民族——杀虎口

忠义——杀虎口

马市——杀虎口

誓师——杀虎口

八旗——杀虎口

衙署——杀虎口

税关——杀虎口

晋商——杀虎口

庙宇——杀虎口

人物——杀虎口

西口——杀虎口

诗歌——杀虎口

饮食——杀虎口

第二篇 记忆杀虎口

杀虎口 大事记

第三篇 见证杀虎口(诏敕、奏议、碑碣、史志资料)

明洪武年圣旨

大南山显明寺北魏孝文碑

唐故清塞军副使骠骑大将军试少府监

太原王公墓志

重修大边碑记

长城界碑

兔毛河设险议

请修兔毛河桥详议

建造杀虎口新堡详议

勒赐宝宁寺记

“杀虎堡”匾额

平云西碑记

大南山古刹显明寺重修碑记

明诰封特进光禄大夫麻贵墓志铭

大明诰封一品太夫人王氏暨荣禄大夫

麻富墓志铭

谕杀虎口副将敕

请设杀虎口副将奏议

安设杀虎口满汉官兵奏议

钦差督理杀虎口兼理河保等处税务碑记

创建普济桥庙碑记

……

精彩书摘

魏文帝沉冤右玉

北魏建国前期,始祖神元皇帝拓跋力微,励精图治,德化大洽,诸归部民,咸来归附,经二十多年努力,控弦上马二十余万。三十九年,迁居定襄盛乐(即今内蒙和林格尔之北)。拓跋力微召集诸部大人举行祭天大礼,并对诸大人说:“我历观前世匈奴、蹋顿之徒,苟贪财利,抄掠边民,虽有所得,而其死伤不足相补,更招寇仇,百姓涂炭,非长计也。”于是决定与其南面的魏国,就是曹操后裔建立的政权,和亲通好。并派遣其子文皇帝沙漠汗以国太子留学洛阳,去洛阳学习魏国的先进文化、管理办法,好为将来回去接班。后来,魏国的曹氏政权,被司马氏篡权改国号为晋,沙漠汗乃留居洛阳,和晋保持友好关系。后来,始祖拓跋力微渐渐感觉年老力衰,准备让儿子文皇帝沙漠汗回国主持朝政。晋国的征北将军,看见沙漠汗为人雄悍,雄才大略,将来晋国难以对付,就秘密告诉晋国皇帝说:“沙漠汗雄才大略,如果回去执政,我们将难以对付,恐为后患,不如将其扣留洛阳。”晋帝觉得这样做会失信于北部,万万不可。征北将军见晋帝不采纳自己的意见,就秘密派人以金银财帛贿赂北部拓跋力微的部下,离间其父子的感情,说了好多关于沙漠汗的坏话。晋国的皇帝采纳了这一离间计,拿出好多金银财宝送给北部诸大人。北部诸大人接受了晋国征北将军的贿赂,也害怕将来一旦沙漠汗主持朝政,不重用自己,也就见机中伤沙漠汗。

神元五十九年,沙漠汗从洛阳起程,决定回北部,力微听到儿子要回来的消息十分高兴,就派诸部大人到阴馆(今山阴广武)迎接沙漠汗。在阴馆的驿站,沙漠汗见到了前来迎接自己的诸部大人,诸部大人为沙漠汗准备了丰盛的接风酒。席间酒足饭饱,乘着酒兴,沙漠汗见一群飞鸟从头顶飞过,随即从腰间取出弹弓箭,只听“嗖”的一声,飞鸟应声而落。诸部大人见沙漠汗如此武艺高强,不禁惊愕,相互切切私语:太子如此风流倜傥,武艺绝世,如果回国继承国统,必然亲近南方,我们都不会得志,不如留在皇帝身边的儿子对我们有利。诸大人相互会意,决定谋害沙漠汗,并派人先回去秉报力微说:“太子才艺非常,恐怕是学习了晋人的妖法怪术,这可是乱国害民的征兆,请陛下及早堤防。”这时力微因沙漠汗长期学习在外,身边诸子也十分亲近,也怀疑沙漠汗是不是会忠于自己,顺便对回来秉报的人说说:“不可容,便当除之。”回来秉报的人见力微如此答复,正中下怀,便飞驰南下,在塞南(即今杀虎口南)迎候。诸部大人正陪着沙漠汗赶路,听了秉报人转告力微的旨意,当即对沙漠汗下了毒手。就这样雄才大略的沙漠汗,正准备父子欢聚,行将就国,大展宏图,半道上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就惨死在这些奸诈小人的手下。

后来始祖力微渐渐意识到是自己部下这些小人惨害了自己的儿子,十分后悔,诸部大人见自己的阴谋败露,也纷纷逃散。

沙漠汗的冤魂一直留在右玉这块土地上数千年。真是:

人主不识忠与奸,

多少忠魂蒙奇冤。

小人当道欲何求?

人生荣辱瞬息间。

千古绝唱“走西口”

“哥哥走西口,小妹妹实难留……”“二人台”撕心裂肺悲悲切切的“走西口”就是走杀虎口。

“走西口”从十六世纪末开始,历经明清两朝,四百多年间,是晋人出口外谋求生路的一条重要通道。

早在明代嘉靖年间,山西北部的居民苦于旷日持久的修城筑堡的劳役,就开始出口外谋生。到十六世纪末,走出西口外到土默特地区谋生的汉人已达到10多万。

因此,清朝诗人徐兰在《归化城杂咏》的诗中就有“发离汉地根先白,泪过秦山色变红”的诗句。

第二次大规模的“走西口”是在清康熙西征噶尔丹之后,将右卫城屯兵北移人新建“绥远城”,晋北乃至晋中一带的商贾居民又一次“走西口”,开发漠南,或经商或劳务;使土默川一带呈现出“小部梨园同上国,千家闹市入丰年”的景象。

第三次“西口潮”则是在清朝咸丰年间,即“咸丰整五年,山西遭年限,有钱的粮满仓,受苦人一个一个真可怜”,没办法只好走口外了。

第四次则是在清末民初,军阀混战,民不聊生。为了躲避战乱,逃灾避难,只好“出口外”安身立命,养家糊口。此期间杀虎口、右玉就有四五万人出了西口。

第五次大规模“走西口”则是在20世纪40年代末。杀虎口的旧堡西就有一座小石桥,名日“通顺桥”,这就是多少人的祈盼,祈盼着“走出西口,通通顺顺”。好多人走到这里踌躇不前,一步三回头,举手长劳劳,没办法狠狠跺一脚,含泪而别。因此在这小石桥上留下多少走西口人的跺脚的深深印痕,也不知磨破多少走西口人的鞋,磨破多少出血的脚。因此有好多人边走边唱以乞讨为生走到西口外的。有诗日:苍河水,水长流,流得是眼中泪,淌的是心中血。流传了几百年的二人台,《走西口》越唱越红火。

生离死别二分关

二分关按记载是杀虎口大关的一个分关。当年如大关关闭关门后,一些商贩就可从二分关出入。也就是说,杀虎口大关多是过路官员绅士,以及一些大宗的商贾、车马通过,而二分关多是小商小贩流离失所的流浪者通过。

传说,右玉南山一个年轻人刚刚结婚两个月,家中穷得少吃没穿,只好和新婚不久的妻子告别说:“人家都说出口外扛工能赚白面,咱们不能呆在家里死等,我给咱出去赚上些白面好回家过年。”妻子没办法只得含着眼泪送男人出门外。可是,当男人走了之后,女人在家等呀等,盼了一月又一月,等了一年又一年,没见男人回来。只好带着几岁的孩子出口外寻找男人。因家穷没盘费,只得沿途卖唱乞讨,寻问男人的下落。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前山后山走了个遍,不见男人的踪影。返回口里,就住到杀虎口西十几里的二分关,因当时杀虎口查得严,住店又费钱,二分关多是一些肩挑小卖,穷苦人住的店。到了店里边卖唱边向住店的人寻问男人的下落。几年过去了,女人几乎成了疯子,边唱边寻问。后来,这位妻子寻夫的事迹在人们中广泛流传,慢慢地就编出二人台小唱《走西口》来。这走西口确实是多少人用泪水和心血谱写的一曲撕人心肺的千古绝唱。因此有人说:二分关因是杀虎口的一个分关,故叫二分关;也有人说:所以叫二分关,是因为这里发生了好些类似的生离死别的故事,好多人在这里妻离子散,背井离乡,因而也就有“二分关,鬼门火,撒骨扬尘难回还”的说法。在“走西口”之前,当地流传着这样一首民歌:

翻穿皮袄毛迎外,

嗖喽喽的两风割莜麦。

风卷沙蓬遍地飞,

可怜穷人走口外。

前山去,后山来,

满肚子辛酸满肚子泪,

扛长工,打短工,

当牛做马真受罪,

腰间一根乱草绳,

伤风感冒流浓带。

想起口里有亲人,

少钱没花缺盘费。

路边白骨没人埋,

多少冤魂漂口外。

杀虎口地形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