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朔州民俗探源

来源:李倩 马芳编辑:2016-08-09 查看数0

书名:朔州民俗探源

主编:钟声扬

副主编:赵甫仁

该书目录:

总目录

第一卷

朔州地图

择叙人民日报2003年2月19日

山西日报2003年4月17日

序  史占彪

钟声扬

凡例

第一章  地舆人性

第二章  耕作习俗

第三章  衣食住行

第四章  岁时节日

第五章  婚姻嫁娶

第六章  丧葬祭奠

第七章  生寿祝庆

参考文献  撰稿人简介

第二卷

第八章  乡约民规

第九章  俗信庙会

第十章  工匠作坊

第十一章  称谓习俗

第十二章   禁忌避讳

第十三章   方言土语

第十四章  谚语、俚语、趣语

第十五章  民间故事、歌谣

第三卷

第十六章  地方特产

第十七章  儿童启蒙

第十八章  姓氏名讳

第十九章  乡党应酬

第二十章  民间游艺

第二十一章  学拳习武

第四卷

第二十二章  民间美术

第二十三章  歌舞戏曲

第二十四章  民间信仰

第二十五章  家谱举例

第二十六章  其它风土民情

第二十七章  民俗更新

第二十八章  陋习劣风

后记

精彩书摘:

风土民性

一方山水一方景、一方土地一方风、一方民生一方人。一方习俗一方情。地处塞外、内外长城之中的朔州所辖六县区的2050个自然村中、右玉、平鲁丘陵山区、朔城区西部的利民镇暖崖乡,山阴县西北的偏岭乡、玉井镇、史家屯乡、吴马营乡、冻牛坡乡、下喇叭乡及甘庄乡和苑家辛庄乡的大部分村,怀仁县西北的鹅毛口镇、小峪镇、吴家窑镇、应县南部的梨树坪乡、双钱树乡、白马石乡、三条岭乡及北楼口南泉、下马峪、大营、镇子梁等乡的部分村庄属山丘外,其余都属平川区,其中朔城区东部、山阴县中南部和应县中西部为盐硷滩,桑干河横穿朔、山、应、怀四县区、流域地势最低、其风土民情复杂无际、山区人民有山区的生活习惯,民风民俗,平川人民有平川人民的生活习惯、民俗民风。傍水人民有傍水人民的生活习惯民俗民风。一个县有一个县的风土民情,一个村有一个村的村风习俗,俗话说:“风土民情说不完,十里乡俗不一般”,交通方便的大村四通八达过往人较多,与外来人交往也多,见闻广,村子开放,人们思想也开放,形成了大村的村风乡俗。偏僻小村,交通闭塞,外来人少,村里人与外人思想得不到交流,今天出街上接触的人和明天上街接触的人一样,每天谈话的内容也基本相同,因此听不到外边的消息,看不到外界的现象,见闻少、知识增加不了,法纪不懂,形成  了这个小村的村风民情,例如:朔城区利民镇井儿上村有一位老大娘,她的姥姥是本村的,她的娘家是本村的,她嫁到本村,她的女儿又嫁到本村,她一辈子没有出过村、更没下过山,没见过火车是什么样。象这种情况何止老大娘一人呢?过去,山上女儿不嫁平川人,不下山是离不开莜面山药蛋,改革开放以来,山上人下山搞第三产业的,才逐渐多了。又如平鲁区下水头乡口子上村,五十年代下乡干部推上村里一辆自行车,全村男女老少来看这个“怪物”有位老大娘说:“两个莜麦秸拍拍串起来,还能转呢!(据离休老干部于崇德说)。

总之,民俗似海洋,漫无边际,瀚如烟海,在衣食住行,婚丧大事,生寿祝庆,节日庙会,生活习俗,人际交往,亲戚称谓,乡情社稷,方言土语,陋俗劣风,赠物送礼,物品借还,玩耍游艺,祖宗流传,生存依赖,陈规定矩,禁忌避讳等方面的做法,一方是一方的乡俗,一村是一村的习惯,甚至于大村子的东头和西头的做法也不一样,例如:过去婚嫁,山区骡驼轿和平川的四人轿的很多细节不一样;丧事出灵前夜里有的地方是:“送魂”(送行)、有的地方是“叫庙”(叫夜);探亲送礼品,有的地方是送单数,有的地方则相反;闺女回娘家,有的地方闺女和女婿可以同宿,而朔州地方不能同宿;祈雨淋牲,有的地方是全村男女老少都跪龙王庙,而且要选一位贞节孀妇给龙王爷敬香,有的地方则是选7—9个五岁到七岁的男童裸体跪拜龙王爷偶像,妇女绝对不能进庙院。因为敬神求雨,祈求风调雨顺,五谷丰登,龙王保佑百姓,这种场合妇女不能到。因妇女裤裆不干净,怕冲了。

诸如此例,不甚枚举,后面分章节叙。朔州人属于“山西老乡”的组成部分,性格直爽,立志不移,不怕艰苦,心想要办成的事,一定要办成,办不成绝不罢休,脑筋不灵活多变。一位四川人说:“你们山西人没有我们四川人狡猾,我们能哄了你们,四川人引来妇女给山西人说媒,山西人完全相信,最后在约好的时间和地点又偷把妇女引跑了,山西人受了骗,落得人财两空,最后连媒人是哪里都不知道。山西人心里没诡计。

在旧社会,山西晋中的祁县太谷人,晋北的忻州崞县人商贾很多,买卖人遍布各地。而朔州人则比较守旧,呆坐呆吃,只是值得溜口外谋求生路,据统计西口外(杀虎口以北俗称口外,西口外指包头、固阳、白灵庙和后山的武川、四子王旗以及呼和浩特)有30%是朔州人,以明代、清代、民国年间、朔州人全家出口定居的很多,这是一种反流现象,因为据史料记载,从汉代、南北朝时期,隋唐时期,五代时期、宋辽时期,元朝时期,都是北人南移,汉代朔州为南匈奴聚居的地方,北魏时期,鲜卑族的拓跋部,尔朱部和尉迟部大量迁居朔州,尤其是元朝初期,元朝统治者为了巩固统治,大量蒙古族,鞑靼族迁居朔州,据史料记载每十户汉人家,要派遗一位蒙古兵充当家庭统治者和监督者。到元朝中后期,元朝统治者认为蒙古人只善于打天下,不善于治理国家,朝中及省、府、州、县逐渐多用汉人谋臣治政,(朔州司马泊的崔斌就是忽必烈的主要谋臣,后被阿哈马忌度害死)。以后家庭统冶者,蒙汉和睦,互相通婚,共同融合,有的人祖先是汉化了的北方民族(明朝洪武、永乐年间从洪洞大槐树移民除外),朔州人没有南方人灵活多变,但比内蒙古人礼致多情,伦理、讲究、忌讳,礼节等都比内蒙古多,朔州人有以下几方面特点:

1、忠诚老实,直爽憨厚

朔州人的性格,自古忠诚老实,说话不拐弯,说一不道二,直直言不讳、说话算数,和人遇事没有诡计,从开始就把心交给对方了,警戒之意淡薄,历史上因不识宝,被南方人(南蛮子)来朔州取宝的事很多,常常上当受骗,截至九十年代,还有不少人被安徽准南人用假银元骗去不少人民币。这说明朔州人不狡猾,把“防人之心不可无”置于脑后。忠诚老实的基础上,可分山区、平川、城镇三大类。山区人尤其直爽憨厚,顺肚一根肠子,说话一句顶用不说两句,当他同情对方时,情愿自己饿着也要给济对方吃,对方一旦惹恼他时,他便和对方真闹、坚决不让。平素安然无事,只顾种地,自食其力,自给自足,达到老婆娃娃热炕头就满足了。闭门家中坐,不闻门外事,大部分如此,平川人基本一样,但不如山区人、犟性子。城镇人在忠诚老实的基础上,由于见闻广,和外界人来往多,因此,知识较丰富,理论较讲究,言行较文明,我也不占别人的便宜,我也很少给济别人,邻居或同院也互不借物品,有不认识人问路或问某某在哪里住?回答是“啊呀!不知道”。本来被问对象在同院住,也是同样的回答。这是因为他们在历次实践中得出的教训,曾经上过坏人的当、如实回答,会给被问的人带来灾难。说不知道无不是。明知道很可能要被贼偷的物品,抱着侥幸心理,不去预防,结果被贼盗去了,事后才说后悔话。

忠诚老实,心眼不多,上次吃了亏,不引以为戒,下次还是,时间越往前推.越是老一辈,老实程度越厉害,这与封建束缚分不开,随着时代的发展,人们的封建思想逐渐淡薄,年轻一代的思想逐渐灵活,开放了。

2、热情好客、文明交际

朔州人特别热情好客,一旦客人来到,心里特别高兴,心情  特别幸慰,真是“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即使是陌生人登门也同样出门迎接;笑面想见,来客说明情况后,按礼节先把客人让进门,分主宾席位请坐后,便热情让烟待茶,当客人说明来意后,如果需要主人贵手相助时,便想尽办法,出面帮助,全家动手热情设宴宽待,并说:“您是稀客,光临寒舍,非常欢迎,一回生两回熟,不用拿心,饭菜不好,请吃好,以后不管有事无事,路上路下一定再来吧……”当客人告别时,举手揖别或握手相辞,一直送出大门外,或更远一些,频频招手说“再来吧”,目送到看不见为止,方才返回。有时,客人走时还赠送些土特产或其它小礼物。节日庙会期间,客人更多,甚至亲戚朋友引来他们的熟人,也就是客人的客人,同样热情招待,并说:“不要作假、局束,这和在你自己家一样!”城镇住户家,不隔日地有乡村来的亲戚朋友进城办事。朔州人的交际原则是“仇人一个也多,朋友一百个也少”,为人一条路、惹人一堵墙,“朋友路四通八达,办事情马到成功”,所以,不厌朋友多之烦。善于交友而旨在交心,与朋友交而在信用,交友不在一时一事,而在永久,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遇事宁愿吃亏,不占便宜,与人方便而自己方便,君子之交细水长流。

3、助人为乐,济众为欢

朔州人助人为乐是传统习惯,觉得帮助别人办事非常开心,一辈子能以自己的劳动或物品协助周济别人度过一时之急,是幸福的事,遇有婚丧大事,起房盖屋。修桥补路,渡河逾障、集体娱乐等大事总愿出力出物相助,历史上有不少轻财好施的人,路设粥棚饥度荒,兴修水利,捐资救急、修桥补路等事例。据史料记载,早在汉初楼烦县(朔城区南部、县城在今下关城西)班壹  (斑固的祖爷)以牧起家,以资雄边(修长城)使边民乐耕。明万历间蔚宙任陕西韩城县丞时,韩城地脊赋重,捐俸济贫。马从仁捐谷赈饥、度荒济众。康熙二十二年(1683)地震马邑城崩、霍之官捐资修茸。康熙二十八年(1689)朔遭灾荒,熊毓英设粥赈饥。

康熙五十九年(1720)、六十一年(1722)朔年连灾荒,王炳日开仓大赈,莘民全活甚众,雍正元年(1723)又发银八千四百两,沿户给散、积劳而辛。蔚嘉宗(朔州苏村人)于康熙二十八年(1681)二十九年(1690)两次岁荒施米周济,邑人感之。赵守彦(赵西河底人)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岁荒、为人民全付国赋。光绪末年(1908)姚铭(朔县姚庄人)牵头捐资创办引恢河灌田,发起人还有贾三(朔县清河寺人)、王殿魁(朔县石都庄人)、孔宪学(朔县三家店人)、孙蔚文(朔县里沿瞳人)、田述(朔县新进疃人)、乔四先生(朔县乔庄人)、办起“六合公”水利公司,现在还引水灌田,之后又有齐尔昌(朔县大夫庄人)资助引桑干河(神泉水)灌田,直到现在。

又如怀仁县明代的王崇涑倾家扶困,捐俸济寒。于怀汉在康熙三年(1664)岁荒,放赈千石,全活无算。魏正心于康熙间岁欠,分食米煮粥活人。刘槐于道光十六年(1836)邑蝗,设粥济饿,全活甚众。常振邦(赵麻寨人)轻财好施,每有义举,恒舍已资,浚渠引水溉田,减旱谷丰。任道昌出资千金,缴众丁粮。王谙于道光十三年(1833)邑荒,出粟数百石赈济桑梓。庞鸢于道光间旱蝗皆灾,资粟赈济。

应县义士田盛囤粮济众,赈荒活民,石瑁发仓赈恤,饥民活耕。平鲁支宠荣(下木角人)独资修路,乡民永避洪患和狼害。牛射斗(三层洞人)资修庙宇,同济贫乏。

诸如上述之乡贤义士六县区不甚枚举。另外,从古到今捐资助教、兴学育人之义举亦屡见不凡。至于乡民或户众遇有婚丧大事、起房盖屋、生寿祝贺,开张竣工,入泮庆典等大举都是捐物出力,无赏相助,到现在还是这种传统习惯。另外,朔州沿桑干河的朔县、山阴、应县、怀仁有很多人在过去,为过河的千人万马义务挞桥和筏渡。横穿朔州四县的桑干河因源头朔县神头泉多水多,再加支流恢河、七里河、源子河、木瓜河、大峪河、小峪河、鹅毛河、黄水河、浑河等汇入,形成桑干河水多河宽河深,两岸人和远路人渡河办事很不方便,所以,从古到今,沿河两岸村庄有不少人为渡河人提供方便,在朔县的神头新磨之间,马邑、下关之间、水磨头三家店之间、南北西河底之间;山阴的西寺院、都河之间、泥河、罗庄之间、安荣、河曲堡之间、麻疃、小芦岭之间、河头、洪济屯之间;应县的梁亭、米寨之间,西朱庄,臧寨之间、三门城、刘霍庄之间;怀仁的新桥、黄庄之间、古家坡大同倍堂寺之间等处挞春冬简易木桥。此外,还有多处筏渡,朔县南西河底村柴荣、王道宽、赵文义等从清末民初到解放后。肖西河底村肖芝祖辈筏渡;一直坚持到现在,还在撑槁摆渡,当你坐火车在袁树林车站下车后,向南走一里多便可坐筏渡河到河南。

4、善与人交、公平互利

朔州人由于忠厚老实的性格,决定了行动,与人交往时常常是严格要求自己,宁可自己心上痛苦,也不让别人心上有些小不快,与人遇事常常抱着宁让七分,不占三分,这样互相忍让,最终达到公平互利。朔州人从历代生活的实践中得出结论,从人们的身上得出教训:无功禄不可受,无义财不可贪,财没好来就没好去,占了便宜终久要吃亏,相反,明处吃了亏,以后暗中要补赏,不知不觉地总会得到好处。因此,身守的准则是:宁可十分精神抖七分,留下三分与儿孙,也不愿十分精神全抖尽,后辈儿孙不如人。前人的生活实例中,逢歪戴帽斜穿衣,横行霸道,如虎似狼,圣气凌人,处处占上分,占坡道,占势力的人总没有好下场。其次是投机取巧,又奸又猾,在财物上总想寻飨应,占便宜,自己心满意足,不管别人死活的人,在当时是占上了便宜,得到了好处,但谁和他遇事只是一次,日久见人心,最后是众叛亲离,此种人莫可交,连最亲近的人也貌合神离,死后是死有余骨遗臭万年,后辈儿孙都是败类。而善与人交,宁苦自己,不坑别人,对别人能让则让、能宽则宽,把利益首先给别人估足的人,则流芳四海久而受人敬之,后辈儿孙往往出人头地,耀祖光宗,乡间评语是:这是人家先人积下的德。当然,这一方面是从人们身上得出的经验和教训。另一方面与传统的封建教育分不开,有不少人背诵曾子的一段话:“吾日三省吾身,为人谋而不忠乎,与朋友交而不信乎,传不昔乎!”这就是说:“我每天三番五次地反省回想自己的言行,有没有做过违规社会的,不利于别人的事,如果有,我就不是忠诚的人,这样,就得不到朋友的信任,久而久之,横纵相传,到后来,传说昔日的我,则名誉不佳,不值得一提。

【评说】这在以法纪为中绳的人生道路上,日常为人处世,有着一定的道理。当代人要学习先辈严于律已,宽以待人,不受无功禄,不贪无义财,从自负劳动而得食的美德,要效法自己的祖辈父辈勤劳自奋,贫不失节的优良传统。白吃白拿,贪得无度,柞众人的血汗,劫公家的便宜,迟早要祸害临头的,因为世事是平衡的,侵入田土抢人钱,古往今来放过谁?要警钟常鸣,千万不要只图眼前欢快,带来永久痛苦。

5、勤劳俭朴、刻苦自勉

朔州人自古以来就勤劳自给艰苦创业,连过去较富裕的人包括在内,亦是省吃俭用,勒紧裤带攒钱置房买地,多数人只图三十亩地一头牛,老婆娃娃热炕头,只求温饱,不图豪华,这是自然条件给人们打下的思想基础,因为雁门关外十年九旱,沙田薄地,无霜期短,人们的想法不大,又没第二产业可搞,多数人呆坐呆吃,过去,朔州人致富的门路第一是“不怕一亩打半升,只要种上一万顷”,因为塞外地宽。第二是“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北部山区煤窑多,人们除种地外,春冬赶驴骡卖炭。平川地区盐硷滩。人们除种地外,春冬熬盐熬硷,这在朔县东部,山阴中南部,应县北部居多数。有草有水的山区养羊养牛。桑干河两岸的穷人每逢夏季发洪水时,下河捞水漂来的柴木节及从煤场漂来的小炭块儿,以作燃料。朔县西山,山阴,应县南山没有煤窑,人们靠砍山柴,以备炊燃。怀仁吴家窑一带,朔县峙峪一带,人们靠烧销瓷器,红瓦盆为副业。葫麻产区开油坊,土豆产区开粉坊,小米大麦产区开饧坊,黑豆黄豆产区开豆腐坊。怀仁过去有部分村庄果树园多产红果子。应县小石口一带特产紫皮蒜。这就是朔州人传统的第二产业。

解放以后,人们的思想解放了,六十年代初期,大种植玉米,七十年代后期,又兴地膜履盖,用上了化肥,粮食产量大大提高了,土地承包后,更信心十足地寻找致富门路。在过光景方面更是精打细算,节俭成风,生怕抛米撒面,铺张浪费,过日子常常是算了吃,而不是吃了算,在这方面妇女起主导作用,家庭如果没有个节俭妇女,男人怎么有本事,也是外边拾生铁家里打烂锅,在旧社会,多数人穿衣亦是夹上棉花是冬衣,取掉棉花是夏衣,火坑铺苇席,众人一张被,解放以后,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朔州人的生活比过去超过几十倍,五十年代不如六十年代,六十年代不如七十年代…………,三餐上讲究,四季不同衣,九十年代的今天更是生活奔小康,吃穿住用求高档,妇女穿得更为时髦、豪华。但不失勤俭本色,多数人生活提高是凭自己的辛劳换来的,人们觉得凭自己劳动得来的果实,吃得踏实,穿得放心,是真正的幸福。昧上良心强行贪占所得,则后患无穷,用起来手抖心跳,总是不踏实。

勤俭刻苦自勉的传统美德,体现在农民身上比较突出。他们不可终日、年复一年,春耕夏耘,秋收冬藏,终年拾粪积肥,耙耱平地,抗旱浇水、烈日锄耘、除草拥土,薅苗留穗,收秋碾打、储粮铡秸,圈养耕畜等等忙个不停。习惯成自然,感到欣慰,觉得这是应该的。

勤俭刻苦自勉的传统美德,体现在妇女身上更为突出,她们是家庭是首要成员,勤勤恳恳是她们的良风,即使是上班的妇女:亦是从单位下班回家,马上更衣进厨房,破炭生火,起炊煮饭;喂养孩子,揩屎拭尿,扫地擦桌,洗锅涮碗、沏茶滚水,缝补拆洗,针织缝纫,买盐捎菜,年节备食等忙得不可开交。农村妇女还得下地劳动,铡草煮料,养猪喂鸡,担水垫圈等等。她们认为忙碌家务,教养孩子,这是做女人的天职,是义不容辞的,更贤慧的是把好吃的食品让给丈夫,让丈夫多休息,多舒担一会儿,自己多做些,决无怨言。尤其是家务,丈夫如果帮助生火、洗锅、自己觉得很不好意思,很过意不去,说丈夫是“模范丈夫”妇女的这种勤劳俭朴,刻苦自勉的传统美德,值得赞扬。

……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