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晋北骡驮轿的婚俗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2019-11-28 查看数0

远处传来唢呐吹着的“将军令”,麻炮二踢脚不时“嘎-叭-”地冲上山村的天空,一乘骡驮轿随着唢呐声,停在了贴着火红对联的几孔窑洞前,婚毡已经舖好,旺火已经点燃,全村子的老老少少都站在用石头垒的小墙外面,拥挤着吵闹着看新媳妇的到来,这个热闹的婚礼场面,可以追溯到山西晋北山区上世纪的三十年代。

在那个年代能坐上骡驮轿出嫁,不压于现在的林肯轿车。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经媒妁之言父母之命,双方大人基本满意后,男方家长带一个羊前腿到女方家进行换帖,换帖就是双方家长交换孩子们的生辰八字,看大婚小婚合不合,民俗有:白马怕金牛,鼠羊不到头,蛇见猛虎如刀割,子鼠见羊万年愁,兔子见龙不长久等等,就是看两个孩子属相是否范冲,合适则婚成。换帖之后接着就是交财礼下日子,下日子就是双方家长分别找阴阳先生看利月,属相不同利月也是各不相同的,媒人到双方家里协调,要把娶亲日子统一,统一后男方托媒人带一个羊前腿到女方家下娶亲日子聘礼已交婚期已定,那就剩下安排娶亲的事情了。随着娶日的临近,男方雇下了骡驮轿并且为娶亲的租下了凤冠和衣服,鼓匠也是要雇的。骡驮轿的价格分娶亲的路远近,十里八里要十五块银元,三、五十里要二十块银元,外加两榼子豌豆是牲口的料。娶亲的日子说到就到,“开喜门”就是娶亲的前一天,太阳落山前,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鼓匠、骡驮轿都要到男方家里的。女方也要“开喜门”的,参加婚礼的亲戚朋友在太阳落山前也是到了女方家。晚上新郎官,新娘子都要在自己家吃翻身饼和满碗肉的,翻身饼必须让女“全人人”去做,全人人就是父母公婆兄弟姐妹都健在的一个人。男方早已经定好了娶亲的人选,一般都是安排妗子舅舅去娶亲的,民俗叫“双娶双送”。如果大妗子有事情,才轮到二妗子或者三妗子的。民俗有“姑不娶,姨不送,姐姐送了妹妹的命”的一说。

娶亲时要带好离娘肉(羊前腿带肋骨),花鱼吉兔,装满一斤酒的大锡酒壶,子母葱要根子向上绑在大锡酒壶上,新被子,新娘子装新衣服等物品。早来的两个赶骡驮轿的轿夫,东家是不敢怠慢的,早晨的饭菜要酒肉烟齐全,小气的话不是在娶亲路上延误时间,就是抽轿后面的座底板,让新媳妇坐空壳不得舒服,或者把骡子打的一惊一乍的,让坐轿的颠来倒去。对待好的东家前后两个轿夫,把骡子赶成一顺的步伐,走的又快轿又平稳,到了村子里给你在大街上逛一圈,一是显示东家的威风,二是谝谝新媳妇的漂亮,娶亲的队伍在村子里是不走重路的,寓意是不走回头路,娉了的女就是泼出去的水。娶亲的妗子穿好衣服戴好凤冠,检查好所带物品后,女东家还要吩咐娶亲的到了女方家,下轿后要走在上手,就是走在接娶亲人的左手一旁,避免女方家人笑话不懂礼数。这骡驮轿是前后两头高大壮实的儿骡子,中间一乘花轿,前后搭在骡背上,这轿有轿盖,木雕花窗,木档板上绘画着龙凤图案和山水花鸟画。轿门在前面,顺着能坐三个人,骡子也威风,头上戴着红绒球,脖子上锃亮的铃铛走起来“哗铃--哗铃”的响,老远地就能听到。舅舅娶亲是骑毛驴或者骡子,鼓匠也是要随骡驮轿去女方家的,如果路远男方会给鼓匠准备好毛驴的。娶亲队伍走后,家里就开始用碳垒旺火、贴婚联,准备好婚毡,下轿板凳、胭脂盘等等。到了女方家,鼓匠的唢呐声,放麻炮的响声,早已经惊动了看热闹的人们。迎亲的放好板凳,娶亲的头戴凤冠,然后慢慢地下了轿,在迎亲人的陪同下走进女方家,女方家已经在炕桌上摆上了水果、油果,茶水等等,这就是晋北人的乡俗叫“烧茶”。迎亲的其他人把男方带来的物品搬回家。花鱼吉兔要放在炕头上用箩子罩起来,把大锡酒壶里面的酒倒在自己的酒壶里,给空锡酒壶灌上水,然后把子母葱的根子向下绑在大锡酒壶上,表示我家女儿去男方家生根发芽,生儿育女,离娘肉的羊肋骨要给男方带回去三根,民俗有一句话:“麻绳断,草绳断,肉绳不能断。”意思是从今以后不能断了缘亲关系。新媳妇在炕头上坐着棉被子打扮好,头要梳成高高的髽髻盘发,插上银簪子,佩戴上母亲陪嫁的银镯子、耳环、戒指等物品。新媳妇上身穿中式盘扣偏大襟红缎棉袄,下身穿中式绿缎棉裤,小脚上穿石榴蝴蝶绣花鞋,寓意多子多福。盖上红盖头,披上大红袍就可以上轿了。新媳妇上轿要哭出声音的,也有不愿意哭的让长辈在胳膊上拧一把,拧疼了哭出一两声,引的看热闹的人群一阵大笑,上轿的哭被称之谓离娘泪。送亲的也是安排妗子舅舅去,妗子的凤冠和衣服,舅舅骑的毛驴或者骡子由女方自己准备。第一个登板凳上轿的是新媳妇,她坐在后面,送亲的妗子头戴凤冠坐在中间,娶亲的头戴凤冠坐在前面。唢呐奏起,麻炮鸣响,骡驮轿就可以启程了,娘家人依依不舍地送出老远、老远。快到男方村子的时候,要早早响几个麻炮,一是提醒家里人发旺火,同时让家里人做好迎亲准备。骡驮轿停在大门外,婚毡已经舖到了轿前,旺火已经点燃,全村子的男女老少围观在周围。迎亲的放好板凳,娶亲的第一个下轿,然后扶送亲的下轿,陪着送亲的进家,这一次要让送亲的走在上手。新媳妇还不能下轿,这个时候要连人带轿从骡背上抬下来,小姑会端半盆清水,婆婆或者妯娌端着胭脂盘,乡俗叫“点胭脂”,胭脂盘里面有一个花馍和两个站立的小面人,还有镊子、胭脂粉饼、红线和冰糖,上轿为新媳妇开脸。用新毛巾擦擦脸,用红线拔拔脸上的汗毛,打开母亲陪的梳头匣子照着镜子,自己用镊子修修眉,最后给白白净净的脸蛋擦上胭脂红,打扮好后吃一块冰糖,再次盖上红盖头,就可以出轿啦。轿下的唢呐是一阵比一阵吹的卖劲,一是为了显示自己的功力做做广告,二是催新媳妇出轿,这样他们可以早一点吃饭。人群中小媳妇们议论着自己的娶亲经历,这个说:我那小气婆婆没有雇骡驮轿娶我,唉--胳藏(北方地方言语:窝囊)了。那个说不如自己出娉的时候排场。大姑娘们目不转睛地看着花轿,互相打问着:新媳妇不下轿在里面捣鼓什么?哪个说:等你出嫁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嘻嘻哈哈马上打闹成一片。新媳妇打扮停当,头顶红盖头慢慢从轿门钻了出来,人群开始向前簇拥着,都想看看新媳妇的模样。顽皮的娃娃们挤到了前面,从红盖头下面窥视新媳妇的长相,看到的马上囔着我看到了,没有看到的追着问好不好?人群中喧闹着。新媳妇出了轿,手提宝壶(里面是水的锡酒壶)在两个迎亲女子的搀扶下,踩着婚毡慢慢前行,倒婚毡的忙忙乱乱,把后面的再舖到前面,一直倒到家门口。公公站在用碳垒的旺火前,把早已经准备好的半碗胡油,浇在了旺火上,接一个家景兴旺的好兆头。新媳妇进了家不脱鞋坐在炕头的新被子上,后炕有烟囱的地方,摆上一个小炕桌子,上面供奉着带回来的花鱼吉兔。娶回来媳妇的第一天是不拜堂也不入洞房的,中午是鼓匠吹席,轿夫陪着送亲的和舅舅们大吃二喝。晚上新媳妇睡觉的炕叫“挤满炕”,供奉花鱼吉兔的小炕桌子上,摆上了用小碗做的葫油灯,灯芯是用红头绳做的,一晚上灯是不能灭的,新媳妇不停地用檀香去挑灯芯。热炕上头上头下不分男女都是和衣而睡的亲戚,热炕挤的满满的,基本上新媳妇是一晚上睡不成觉的,这个乡俗叫“挤满炕”。第二天上午是拜礼的日子。新媳妇梳洗打扮描眉画眼,头戴凤冠,披上红袍就可以举行拜礼的仪式了。这个时候村里的人还是要来看热闹的,主要是看娘舅姨姨姑姑礼钱谁拿的多,拜洋和礼洋是分开交的,当时用的钱是银元,在山西晋北叫大洋。夫妻两人各交各的拜洋和礼洋,并且是喝礼人(司仪)喊到谁,谁到拜礼的桌子前交拜洋和礼洋,记录人登记后,喝礼人(司仪)喊谁交拜洋多少,礼洋多少,新郎官和新媳妇三鞠躬拜谢。一般情况下舅舅们姨姨们姑姑们,都要商量交拜洋礼洋多少要统一,也有平时有意见不商量的情况,老大先交了拜洋礼洋,老二非要比老大多交压他一头,或者本来舅舅姑姑礼洋应该一样多,姑姑交的礼洋比舅舅多,交的银元少了的在大庭广众下丢了人,这就是交礼洋发生的“抽架人”,这样就埋下了打闹的祸根。吃饭的时候坐在一个桌子上,喝的酒多了话不投机吵打是避免不了的,踢翻桌子不欢而散的事情时有发生。合礼吃饭后,一般是到了下午了,这个时候娘家已经派来了毛驴或者骡子,来接新郎官、新娘子、男女送亲的了,这就叫“回门”。一行人骑着披红的毛驴和骡子回娘家去了。娉女热闹是在晚上进行的,女婿只有这一天可以在岳父家公公气气坐一回正面,连大辈子姥爷、舅舅都坐在女婿的两侧。今天的女婿可成了耍笑的对象,不是被小舅子在脸上摸上黑,就是让小姨子藏了鞋。吃饭也被耍笑,不是吃上辣椒馅饺子,就是遇到花椒馅饺子,不用问就知道是大姨子和妻嫂做的鬼,她们还笑着去问新女婿:“妹夫,姐和嫂子给你包的饺子好吃吧?”新女婿是第一次到岳父家,不敢把辣椒馅饺子从碗里夹出来,只能吃下去,你要是准备夹出来,她们就会欺骗说:“新女婿碗里的饺子是有讲究的,不能随便往外夹。”因为是第一次到岳父家,咧着嘴害羞的说:“好吃,好吃。”晚上,新女婿一般和大舅哥、小舅子们在一条炕上睡觉。第三天,男方家里一大早就派来了毛驴或者骡子,来接新郎官、新媳妇了,随行的还有女方家贺堂的女亲戚,贺堂的女亲戚一般是八到十人,毛驴或者骡子由女方准备。中午,男方家还要大摆筵席招待宾客,热闹的高潮是晚上入洞房前的“倒宝壶”。这个时候里面是水的锡酒壶,已经装上了小米,壶口用红布罩上,然后用长长的红头绳栓好,让一个心灵手巧的女人,把长出来的红头绳,打上和新媳妇岁数一样的不容易解开的如意疙瘩。这晚上吃饭小夫妻可是要巴结好姐夫的,因为姐夫是倒宝壶的执掌人。晚饭后姐夫会有意地藏起来的。小夫妻如果找不到姐夫,还的央求知道的人告诉,免不了给一点好处。找到了姐夫后“化妆”是避免不了的,耍笑的人们给他脸抹上锅底黑,用红颜色画上眉毛,大红嘴吧,穿上翻出来毛的皮袄,这样才“化妆”算结束了。

这时候“化妆”好的姐夫会问:“你请姐夫干啥去?”小夫妻就说:“哩哩壶,啦啦壶,我请姐夫倒宝壶。”“你们给姐夫拿的啥礼物?”“我们给姐夫拿的笤帚疙瘩子乱沾布。”当然姐夫不会随便去的,免不了给一点糖烟之类的东西。总算是请到了姐夫这个倒宝壶的执掌人,小夫妻两人膝对着膝坐在炕上,两个人把衣襟对起来,耍笑的人们乘小夫妻不注意把两人的头碰在一起。新郎官和新媳妇原来根本不认识,倒宝壶是为了两人相互了解增加夫妻恩爱的一种方式。宝壶在姐夫的手里,小夫妻说一个令子解一个疙瘩,不会说耍笑的人们会教的,有绕口令,看新媳妇口齿伶俐不;有荤段子专门逗新媳妇玩。刚开始小夫妻要说:“疙膝(qi)对疙膝(qi),两人不分离;底襟对底襟,越过越有劲。”绕口令有:红凤凰,粉凤凰,红粉凤凰红凤凰。扁担长,板凳短,板凳没有扁担长,扁担没有板凳宽,扁担要绑在板凳上,板凳不让扁担绑在板凳上,扁担偏要绑在板凳上。荤段子有:我不爱你的钱,不爱你的柜,就爱你毛连睹插的水萝卜。还有小夫妻一递一句说的令子:男:北风刮的猛,女:打的窗子冷,男:咱们怎睡呀?女:只要搂的紧。小夫妻说一个令子解一个疙瘩,一直解完后耍笑的人们簇拥着新媳妇拿着宝壶去找婆婆,新媳妇问:“妈,”婆婆得高声地答应:“哎--”“米瓮在那里啦?”“在这里了”,要是叫的声音或者答应的声音低,耍笑的人们还要让媳妇重新叫妈。然后小夫妻就可以入洞房了。洞房是入了,听房可不能少,耍笑的人们是要听房的,圪蹴在洞房的窗户外面听里面的动静。小夫妻洞房花烛夜的对话,在村子里比风都传的快。如果没有听房的婆婆一般去听听,看看小夫妻和不和。如果不听房了要在窗户外面立一把扫帚的。至今山西省晋北一带,山区的婚礼还保留着三天待客的风俗。 

(作者:高珍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