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尘封在记忆中的钢笔

来源:1度编辑:2019-12-26 查看数0

钟情旧物,是一种情怀。贫穷,富贵,苦难,快乐,坎坷,顺当,不管经历了什么,人们都一步步走过来了。但那些经历、感受却难以忘怀。睹物思人,也思情;旧物不仅是一代人,几代人,甚至是祖祖辈辈传承下来的财富,怎能不刻骨铭心,怎能不念兹在兹!

那些久违的生活场景,埋在心底的记忆,经常被重現,被唤醒;一幅幅往日的影像,历历在目;一个个历经沧桑的故事,使人唏嘘不已,感慨万千,甚至泪眼婆娑。

记忆中,钢笔是我经常用的也是最熟悉的书写工具,它不仅是我的书写工具,而且是我工作、生活、学习、追梦生涯的人生伴侶。

我从上学,工作直至退休,钢笔始终不离不弃伴随着我一路走来。

在学校读书、做作业、写作文、考试、我用的是钢笔。上小学六年级时,我的班主任是周忠老师,周老师代语文。有一天上作文课,题目是《一件小事》,我用钢笔写下了茁拙、幼稚、青涩的文字—巜一件小事》。周老师把我的作文做为范文,在全班念了,并表扬了我。周老师的表扬使我幼小的心灵很是激动,而且着实激动了好长时间。陶行知先生指出:教育孩子的全部秘密在于相信孩子,解放孩子,首先就要学会夸奖孩子,沒有夸奖就沒有教育。周老师对我的夸奖、鼓励,时间的年轮虽己走过了五十多个春夏秋冬,许多事时过境迁,都已谈出了记忆,但唯独这件事使我记忆犹新。

参加工作后,当教师备课、批改作业、作文,我用的是钢笔;在机关单位,我写工作计划、总结、典型材料、调查报告、起草文件、做会议记录,我用的仍然是钢笔;给异地的亲朋好友写信,我用的是钢笔;为了追逐遙不可及的文学梦,在报刊上发表点牙长些的“豆腐块”,我用的依旧是钢笔,钢笔与我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我们那个谈恋爱欲语还“羞”的年代,年轻人谈恋爱,买一支名牌钢笔送给恋人,是许多人浪漫、温馨的选择。钢笔似乎成了情侣间的定情信物,成了情侣间确定关系的符号,寄托着对恋人的思慕和想念,能让许多热恋中的情人心头荡起温暖的涟漪。我的一位挚友给他的恋人写信,还煞费苦心,绞尽脑汁,抄录了金元文豪元好问在其《雁丘词》中一段荡气回肠的话:“问世间,情为何物?直至生死相许”;为了更加感动女友,他又抄录了明代文豪汤显祖在其《牡丹亭》题词中的一段话:“情,生可以死,死可以生!”,这恐怕是最下辛苦,也最感人的情书了。不知道是不是这支钢笔的作用?是不是这封令人动容且陶醉的情书的作用,但这对有情人终于成了眷属。

我的钢笔字根本谈不上潇洒俊逸,甚至有点丑,但却能把所感所想都凝聚在笔端,虽然文笔也谈不上流畅,但有时还能写出些说得过去的文字。

钢笔是我的福星,它是为我人生托底的好兄弟,它让我在人生岔路口走了自已想走的路。它伴随我走过了人生旅途中的顺境,也走过了坎坷不平,跌宕起伏的逆境。我1968年高中毕业后,由于当时全国高校都停止了召生,我响应祖国的号召,到农村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去了,我们大概就是老三届了。1970年朔县师范开始了文革后的第一次召生,这是多少莘莘学子梦寐以求的事。平鲁县召生考试的科目是语文和数学,作文的题目是《好人主义》。我用钢笔参加了决定我人生命运的这次考试,我不知怎么就稀里糊涂被录取了,1971年冥冥之中成了朔县师范一名学生。从此,有了“铁饭碗”,成了“公家人”。

好像是1974年有段时间,我被借调到了平鲁县委宣传部,当了一名短暂的临时小干事。领导让我去平鲁城公社下乡,写一个公社的典型材料。那时,时兴下乡吃派饭,我在黄家楼村吃派饭和乡亲们闲聊中,听到了这个村里许多感人的事,于是写了一篇题目为《文明风满黄家楼》的稿子,稿子寄到了《山西日报》社,想不到很快就被刊发了。同时我还写了《领巾红似火》等小文章,在巜雁北报》也見报了。我们科长批评我不务正业,他说:“写通讯报道是通讯科的事,你尽给他们工作了”。我一想,科长批评得很对,我确实有点不务正业,应该改邪归正了。

钢笔陪我走过了几十个春夏秋冬,在我人生旅途中路过的各个单位、各个岗位上,它帮助我恪尽职守地工作着。我虽然沒有什么大的作为,但在平凡的岗位上春燕衔泥,白马悲风尽职尽责了。

岁月极美,在于它不停地流逝,我们不得不敬畏时间的厉害,时间无需通知我们就可以改变一切。現如今,随着社会的发展,科技的进步,互联网时代的到来。电脑的普及和广泛应用,使曾经辉煌了多少年的钢笔,悄无声息地从我们的指间消失,渐渐淡出了人们的視野。

电脑己经成为人们日常生活,办公的主要工具了。現在,每人一台电脑,所有工作都在电脑上完成,电脑的字体代替了沉稳、深邃、有意蕴,有时还有点张扬的钢笔字体。大部分与文字相关的工作都用电脑完成,人们已经习惯了在网上浏览、敲字,真正动手写字的时候己经很少了,更不要说用钢笔写字了。偶尔写个材料,找支中性笔就解决了问题。伴随几代人成长的钢笔早已马放南山,刀枪入库,束之高阁了。不少使用钢笔走过来的人,特别是硬笔书法非常漂亮的人甚至感叹:“我们的童年结束了”。

有时候,特别是离开工作岗位后,我十分怀念用钢笔书写人生,书写心灵的岁月。真想用钢笔书写最美最好的文字,让那些刻在血液里,深入骨髓里的一串串故事从笔尖走出来,流出来,享受胸中翻锦绣,笔走龙蛇久违了的日子。

回忆伴随着对比,会让人更懂得今天的来之不易,从而更加珍惜。那些消失或正在消失的旧物,固然令人回味无穷,但毕竟离时代渐行渐远。钢笔与电脑不可同日而语,无法比肩;然而,进步并不意味着否定过去,也不会喜新厌旧。恰恰相反,人们正是在旧事、旧物重温中,抚今悼昔中,感悟人生的真谛,从而活得更美好更精彩,更绚丽多姿!

(作者:李生财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