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打蒙鼓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2019-11-01 查看数0

在山西晋北朔州地区,数百年来活跃着一支由民间组织的世代相传的草根鼓乐班子,儿婚女嫁请鼓匠班子吹打称为国亲,俗称红事宴。家里死了人请鼓匠班子吹打,叫打蒙鼓,俗称白事宴。

在那个出门靠走通信靠吼的年代,朔县几大鼓匠班主,大多居住城里或四关,不是摆阔,只为联系方便。不论是上门的还是捎话的,收下块数八毛定金,便一口敲定。到了吹打之日,便不能反悔,天上下刀子,也要准时到达主家。那时的鼓匠艺人属于下九流,王八戏子吹鼓手同一个档次。学习这门手艺之人,一是祖辈传承,更多的是眼睛残废的孩子从小拜师学艺,出徒后获得谋生的一种手段。那年月交通基本靠走,有人骑自行车走在乡村路上,人们当西洋景一般追着观看。上世纪六十年代,有了胶皮轱辘的马车,车倌在鞭杆上拴着红穗穗,站在车上赶着马车飞奔,便是奔驰宝马般的级别。乡村的泥土路上更多地走着一群一伙步行赶路的各色人等。其中最有特色的要算吹鼓手的队伍:前面一个有眼的半瞎子引路,后面几个盲人手搭衣襟相隨,肩上背着吃饭的作仗,手拿盲棍点划着路,一路上说着只有他们能听懂的行话,有人在说,有人在笑,傍晚时分准时走进村子。一群屎娃自告奋勇,一路将鼓匠领进搭好的灵棚,与主人寒暄着,点烟,喝茶,与总管开始敲定诸多事宜,诸如几日地发引,打几个蒙鼓,起关,坐坟,便开始了吹打,俗称谱蒙鼓。时间十几分钟而已,没有高潮,平铺直叙,好似后来文艺晚会的开场白。天骤然黑下来,开始安饭,所有家人亲戚抬材打墓跑腿之人,除了孝子守灵,一律和鼓匠一起安饭。那年月村村户户不富余,晚饭清一色的杂面河捞,有些家底稍厚的人家调制点土豆丝拌粉条,酒全是从朔县酒厂门市用高粱換来的雁门白散酒,七斤粮換一斤酒,新出的酒六十五度,香气四溢,老远能闻到浓烈的酒糟味。调和(调料)是土豆海带豆腐绘制的猪油或羊油臊子,流水席,人主和鼓匠师傅坐在炕上,多数人蹲在地上或院里对付。院子里的灶火热气升腾,地上地下的人汗泊流水。和面的女人添了再添,直到面缸已尽。家人们十几口一律跑着伺候客人,等客人吃饱喝足,才草草吃点剩茬,多喝上两碗腌菜面汤凑合。那年月活人娶不起,死人死不起,可再穷的人家也得打发死人。白事宴同在一个村,饭菜质量差别很大。鼓匠们吃饭时用行话评价着饭菜质量,好坏也都放开裤带一顿海吃,饱吹饿唱,一晚上的吹打全凭几碗河捞撑着。吃饱喝足,鼓匠们被人引进事先安排好的户家休息,总管将事先讲好的十几条烟送到班主手里。烟是普通不过的大婴孩、白兰烟,再后来红云、芙蓉王,班主当面把烟分给众人,休息片刻,便开始今晚的吹打。班主是吹唢呐的,班主的名字,就是这个鼓匠班的称谓。我儿时最著名的有东南乡北辛庄換朝有眼匠人,对比的是小平易袁满小没眼匠人。看他们的表演是一种当地传统文化的顶级盛宴。我们村多数人家穷寒,请不起著名班主,只好请烟墩四没眼,太平窑四根等小班主出台。四没眼年轻时用力过猛,吹塌苦腮,后来在头上腮帮子上套上羊毛线套,歪着嘴卖命地吹,倒也另有一番景象。班主慢悠悠地拿出唢呐,用舌头反复调试着发音的"密密″,一切就绪,突然吹出一声宏亮的"嘟儿娃,娃娃。"于是打鼓的赶紧收拾鼓架,鼓棒,吹笙、笛子的,拉板胡的,打锣的,拍铙钹的,打梆子的一起准备就绪。唢呐第一声便叫出了音乐曲牌,五六个人精神抖擞娴熟地开始了一晚上一个时辰的吹奏,文武场紧锣密鼓,一段段晋剧、大秧歌、二人台、要孩、道情在乡村旷野上回荡。那时候,没有扩音设备,靠得是真功夫,夜静时分,方圆几里的村人都能随风听到激越的唢呐声。午夜时分,吹打到高潮时,孝子们媳妇们女儿们,烧夜纸开始,在唢吶低沉的如诉如泣的拟人声调"大大,妈妈"的乐曲声中,棺材下的亲人哭声一片。村里看吹打的人眼泪扑扑,回忆起亡者的生前片片断断,有人失声地跟着哭了起来。这时侯孝顺的女儿们派上了大用场。她们娴熟地用当地人特有的哭腔,数数盼盼地讲着亡故人的生前故事,所有在场人无不为之动容。鼓匠们也被感动着,吹得更加起劲,满天的星星也不在眨眼,夜空被这场吹奏哭诉凝固。夜深了,人们才匆匆回家睡觉。母亲亡于一九六三年,那年我十二岁,少不更事,傻傻地穿着孝衣,跟着哥哥烧纸磕头。父亲执意请了一班蒙鼓、一班经事,等出殡后,两大瓮高梁,一地窖土豆吃光。以后的几个月一家人吞糠咽菜,四处借粮,成了年年的缺粮户。那年月人是死不起的。父亲是一九八四年五月去世,打蒙鼓的班主正是袁满小,我从头至尾听完了袁班主和弟子们的精彩吹打。可那时我心欲碎裂,美妙的音乐加速撕裂着心痛。从那以后我再没听过袁满小的演奏。嫂嫂与哥哥相继离世,侄儿侄女要求鼓匠们少吹,再少吹。他们说心脏受不了。我也同感,晚上十点以前停吹。哥哥出殡那天,回到老家,我要求班主谭三吹够半个小时。他很卖劲,不停歇地吹了半个钟头。至今过去三年了,那段乐曲还回荡在脑海里。音乐有时是一种最好的怀念方式。我喜欢音乐,以老家蒙鼓班子的表演为最。

(作者:王兴业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