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油菜花开,念我故乡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2019-07-17 查看数0

每个人对故乡的记忆都有不同的感受,或许是一座山,一条河,或许是一个人,一件事。夏日,繁花盛开,田野流金,故乡的109国道平鲁段两边,铺满了金黄的地毯,温暖的风吹着,四处是泥土的芬芳,遍野是花儿的清香。一幅幅壮美的田园风光展现在你的面前,犹如童年的悠扬曲儿哼唱在我们久违的心间,美的让人流连忘返,醉的让人目不暇接。

油菜花开,念我故乡。对故乡的思念这是其中重要的一个章节,每当夏日,这种感觉总会不期而遇,拉开情愫里最柔最弱的那一丝,一种向往,一种渴望从内心散发出去。

平鲁北部山区,土地贫瘠,干旱少雨。油菜、土豆、莜麦是这里的主要农作物,上万亩的油菜是主要经济作物,它耐寒、省事、经济成为父老乡亲们喜欢种植的主要原因之一。曾经那些艰难困苦的岁月,油菜花籽是家乡父老的重要经济来源,孩子读书,老人看病,娶儿聘女都离不开它。到如今,我们依然喜欢闻村子里那老油坊的味道,喜欢吃那胡油炸土豆片的美食。

童年之时,那时花开,未曾有觉。时常奔跑在油菜花开满的田间小道上,漠视它的存在,就像呼吸空气一般平淡,还像家里大人对孩子一般,早上出去玩根本不担心有什么情况发生,只是在吃饭的时候才扯起嗓子吆喝我们回家。油菜花也大抵如此,自由自在成长在广袤的田野里,没有诗和远方。油菜花毫不介意人们对它的喜好,肆无忌惮地开放在夏日的田园里,把七月的故乡塞满了金黄,那时候,留连戏蝶时时舞,儿童散学归来早。童年的美好记忆锁住了季节,金黄就是主色调,成为后来的不可磨灭的成年烙印。

重新唤醒记忆之门是两三年前,好多摄影爱好者蜂拥而至,用手机和相机记录了故乡油菜花开的盛大场景。我身临其境之后,眼前一切让人目瞪口呆,登高望远,就在国道109平鲁段、右玉段开满了北国最美的数万亩不计其数的油菜花,贫瘠的土地上,金黄色的花儿如旋风一般铺天盖地而来。原来,故乡童年的画面从未走远,离开家乡多年的依恋情感瞬间被融化。

若不是离开故乡多年,日日操持繁琐事务之中,就不会深刻感受到油菜花如此之美。她像山里的一群小姑娘,穿着朴素的黄衣裳,漫山遍野地热烈奔放。她们一路嬉戏,沸沸扬扬,越过黄土高原的北方,掠过晋蒙交界的边墙,跨过国道高速的两旁,把远山和层层梯田装点得五彩缤纷,金光灿灿。那是对故乡,对阳光,对生命,对梦想,最痛快淋漓的追逐和歌唱!

远山层层梯田是大自然鬼斧神工的巨作,壮观的画面,粗犷而惊艳。笔墨重彩之处留下了弯弯曲曲的山道。远处,一簇簇,一片片,一条条,绚丽多姿,肆无忌惮地绽放在夏日农村。蓝天白云,泥土芬芳,让人心旷神怡,久违的感觉一下子扑面而来。牛儿、羊儿在牧羊人扬起一铲子尘土之后,甩甩尾巴,所有的大山就换出了黄色的绿色的新衣裳。

那群山之间,梯田层叠,黄的是黄芥花,蓝的是胡麻花,白的是土豆花,绿的是莜麦苗。望远之处,大地就是一块以黄为主色调的七彩地毯。平鲁的油菜花一般为两种,俗称黄芥和胡麻,而胡麻花儿为蓝色。严格意义上讲,黄芥不是真正的油菜花,只是属于油菜作物类,而我们都习惯于把它统称为油菜花。它的美美不仅在于漫山遍野,更在于边墙、山景、村庄、梯田的巧妙结合。登高望远,那是何等的感觉,简直就是塞上最美的新农村巨幅画卷。

油菜花并不名贵,它和山野里所有的花儿一样,平凡而普通,比不了富贵牡丹,比不了婀娜月季,更比不了幽香百合。它是一种群体的美,漫山遍野的油菜花一起开放了,那大片大片的金黄色铺天盖地的映入眼底,那是何等的壮观与震撼,是山野里金黄的地毯?还是条条金黄的飘带?其实,它真正意义上就是农村的一座座大花园。

油菜花,自然、朴素,赋有着农村人特有的性格,简单的柔中可亲,质朴的美中可近,她从不拒人于千里之外,浑身透出谦虚和憨厚。山边、田野到处花动随影,好像是对镜梳妆的黄花少女,又像是懵懵懂懂的涉世少年。漫步在一片片黄灿灿的花海里,神采飞扬,花香氤氲,人在画中,花在人旁,神往小城,一抹妩媚,醉了游人,暖了心扉。

看过新疆、甘肃大片的油菜花,而我独喜家乡的这一片。她给我特殊的亲切感,犹如母亲的怀抱,那些散落在田野一个又一个的小村庄就像襁褓中的孩子,那样温暖、踏实、安详……再次回到家乡以后,盛夏的午后不期而遇的就是置身于油菜花海,让我们重返童话里的世界,蜜蜂在歌唱,蝴蝶在起舞。一阵清香扑面而来,一种淡淡的,沁人心脾的香。整个村子都沉浸在这花香中,没有烦恼,没有忧愁,只有无尽的欢乐和喜悦。

油菜花浑身是宝,在那幼年艰苦的岁月里,母亲总会在花未开时,采摘一些菜花嫩叶,用菜花油为我们调制出一盆垂涎欲滴的大餐,让我们解馋。油菜花收获了,它的种子全部用于榨油,就连收获以后的秸秆都用于冬季取暖。到如今,我们家里都习惯食用菜籽油。油菜花奉献了自己的全部,滋养了家乡的每一个人,我们每个人的血液里都流淌着它的养分。

故乡就是我们的母亲,大山是她的怀抱,山路是她的血脉,油菜花又像是母亲送别儿女远行时舞动的长纱巾。那段金黄色的记忆,无论岁月如何蹉跎,都依然能清晰地回到昨日。故乡的油菜花好似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父辈农村亲人一样,顽强地生长在那片贫瘠的土地上,每逢夏日就会绽放出一片金黄!漫山遍野的美丽画面就是童年最稚美的情愫,它常常怒放在我们心坎上,篆刻成映像,随风飘向山川,流向远方……

(图/文:史振宇)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