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杨亮:宝剑锋从磨砺出 梅花香自苦寒来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李倩  马芳  王海燕2016-07-19 查看数0


杨亮,1982年出生于山西省天镇县,现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朔州市第六届政协委员,朔州市青联常委,中华职社社员,民革党员,清华美院、中国人民大学画院刘景芳工作室助教,中北大学(朔州校区)特聘教授。获国家艺术基金2015年青年艺术创作人才资助项目。

作品曾入展全国第二届行草书法展,首届“沙孟海杯”全国书法展,全国首届书法小品展,全国“铁人杯”书法作品展,全国第三届草书展,获中国书协培训中心2012年成果展提名奖,山西省第三届精品书法展,山西省第九届书法篆刻展。2016年7月,当选朔州市青年书法家协会第一届主席。


初见杨亮,他的光头形象让我不敢相信这是一个书法家,在和我们打过招呼后,他便坐在自己工作室的茶桌前,像一个自在的悠者,沉静、安逸!

在一个人烟稀少的地方,拥有一间清雅且木香扑鼻的书法工作室,该多么令人羡慕!

他招呼我们在茶桌前坐下,每人面前一个精致的茶杯,这是这么多年以来,我第一次如此正式的喝茶。在整个泡茶的过程中,杨亮始终沉默,黝黑的脸庞,看不到一丝笑容,他的严肃,与实际年龄显得不符,一时间,我不知道我的采访该如何进行。

茶泡好了,他为每一个人倒上,小小的杯子,盛满清透的茶水。

“真是讲究的人”我说了一句。

他抬起头,竟笑了。

随后,他在电脑上放了一首歌,茶与歌,让气氛变得温和,我的思路也清晰起来。

我始终相信,许多人长大后的喜好与成就许多都源于儿时的爱好和身边人的启蒙。

杨亮就是这样,他的书法启蒙老师是他的父亲。那时,每逢过年,全村人的春联全部由父亲来写,这对于父亲来说,是一件神圣的大事。每次,父亲都将炕上铺着的油布揭起来,摆好笔墨纸砚,然后一字一字地写。在一旁观看的杨亮看到每张纸上被父亲写满漂亮的字,心中生满羡慕,这一张张带有翰墨香的字,深深影响了他。

他在说起这段过往时,一直摆动着手里的茶壶,我注视着他,他的脸上,有一种悠远的神情,记忆的闸门,就这样打开了。

或许是骨子里天生对书画钟爱非常,2000年,杨亮考取许昌学院美术系,主学国画。进了书画氛围浓郁的院校,杨亮第一次感觉梦想成真。他像进入大海的鱼儿,自由地汲取着老师所传授的美术知识。

“最开始学的国画,怎么转成书法的?”我问道!

“当真正开始接触系统的美术知识时,才感觉知识的匮乏,每次画画,看着自己的画作,总觉得少了点啥,琢磨不透。后来,在仔细观察一些绘画大家的作品时,才顿悟,凡是能赋予绘画灵气的画者,都写得一手好书法,画与字,相辅相成,字与画,互相成就。也是从这时候起,自己才开始专心学习书法。”

相信,顿悟到画与字的结合能塑造一个完整的灵魂时,书法,真正走进了他的内心。

事实也在证明,杨亮是正确的。

我与他年龄相仿,在我与他的交谈中,我甚至会佩服他的睿智与决断力,他能用一些强有力的证据说服自己,并使自己的人生之路越来越宽。

他说,他从小就是一个叛逆,不受约束的人,我呵呵笑着,往往不守规矩的人,才能成就一番大事业。

正式研习书法的第一年,对杨亮来说,是幸运与欣喜的一年。

这一年,他的书法作品入选第二届全国行草书法展,于2万多件作品中,脱颖而出,实属莫大的惊喜与激励。

而在随后的一年里,杨亮又参加了河南省大学生书法比赛,荣获二等奖,当院长亲自将奖金和证书交到他手中时,他第一次感到,自己有了价值。

你们知道吗,是学院的院长给我颁的奖,不是系里的领导。他在说起这次获奖经历时,还能与我们强调这些,他的喜悦,到今天,犹能看见。

学习书法短短两年的时间,便可以取得如此耀眼的成绩,对一个尚在大学学习的学生来说,无疑是值得自豪的,这些成绩,证明着杨亮研习书法的选择,是正确的。

“其实,让我真正将书法学习到忘我的境界,一定程度上是受了刺激。”冷不丁,他冒出了这句话。

“刺激?”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发出了疑问。

那是他大二时,他去大同的对象家,用他的话说,高中时,他便对这个姑娘情有独钟。如今有了登门的机会,自然要好好表现一番,可是在见了对象的父母后,两位现实的老人却极力反对女儿与他交往。

无奈之下,杨亮返回家中。

回到家中,杨亮反复想着对象父母说的话,“书法能干啥,书法能买楼房吗?”

是啊,自己如此喜爱书法,但真得能给自己爱的人带来幸福吗?在反问自己后,他的答案是:能!于是他下了一个决心:要更加努力地学习书法,因为他坚信,自己的选择是正确的。

下了决心,杨亮告别父母,重返许昌!

那时,从山西到河南的火车大都是绿皮车,要走20多个小时,正值盛夏,炎热的车厢及越来越热的河南,让这个20岁出头的小伙子,有了些许悔意,他恨不得跳下火车,回到凉爽的大同。

可是,在想到自己心爱的对象时,他忍了下来。火车,载着这个心怀梦想的小伙,向许昌......

放假一周,当自己的书法老师看到杨亮时,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就这样,当别人在家里肆意享受暑假生活时,杨亮却在酷热的许昌,跟着老师,研习书法。

那时,他的内心充满动力。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转眼,到了大学毕业的时刻。

幸运的杨亮受到了眷顾,未受任何曲折,便进入到大同市实验小学,成为一名准教师。

一向寡言的父亲,打电话向他报喜。或许在老人心里,从小就叛逆、自由的儿子终于有了出息,终于有了让他欣慰的理由。老人是满足的,觉得自己的儿子有了一份正式的职业,从此就可以过上安稳的日子。

可是,内心对书法充满挚爱,且将书法视为第二生命的杨亮,已有了自己的想法——他要继续留在河南,深研书法。

听到这个消息,家里的气氛变得沉闷,不爱说话的父亲更加寡言,杨亮看着自己的父亲,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理解父亲,辛苦供养的儿子好不容易有了正式的工作,说不要就不要了,这让在村里骄傲了一辈子的父亲怎么抬起头。

好在母亲理解他,无论自己的儿子做什么决定,都毫无怨言地支持。

那段时间,杨亮也开始怀疑自己的选择是不是正确,他给对象打去了电话,说了自己的想法,没想到这个大度的姑娘竟毫不犹豫地选择支持他。

就像吃了定心丸般,杨亮正式辞去了工作,回到许昌。他跟自己说,一定要学出名堂,重新成为父母的骄傲。

这一年,2003年!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