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你的情怀我的梦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王姣  高璐(实习)2018-08-09 查看数0

暑夏炎炎,儿女山清凉,轻车好友,欲觅芬芳。  徐徐进山,草木渐丰,山路回环,坡起坡落。一切俗事都仿佛不重要了,抛却了狂躁和浮华,只留下舒缓的、悠闲的、静谧的时光,在散发着野草与泥土香味的空气当中,缓缓流过。

山坡上随意走动的羊群,踩着细碎的脚步,时而低头咀嚼着脚下的青草,时而会抬头仰望我们。

气喘吁吁的爬上了第一个山顶,望着儿女山半腰上,祈祷的人们用石头垒起的心愿山,慢慢的咀嚼着金山与香女的爱情故事,想不通它是如何最终演化成人们祈求儿女的一个通灵宝地的。

远处山际线轮廓优美,层峦叠嶂,山岚如黛,渐远渐淡。忽然有一种冲动,真想大声的吼一嗓子:对坝坝那个圪梁梁上那是一个谁?

那就是我要命的二小妹妹…… 

徒步翻过了一座又一座山头,远处山际线上,一条若隐若现的明长城出现在我们眼前。终于到达它的跟前,传说这是穆桂英圈马场。营盘山顶的这座石砌围场整个面积约一万多平米。围场紧傍长城,利用长城本身做了北墙和东墙,独门面西,居高临下,视野广阔,位置隐蔽,易守难攻,是典型的屯兵之所。而作为打仗指挥机关,独坐中军传令布阵也不失为最佳位置。  

村边坝上的水,映照着蓝天上的朵朵白云。山坡上蓝莹莹的胡麻花,绿油油的莜麦,白茫茫的荞麦花,金灿灿的油菜花,或紫或白的山药花,在明晃晃的阳光下,恣意地挥洒着自己最娇艳的能量,热烈地绽放。花田花海,随山势起起伏伏,仿佛一片五彩的织锦,盖在了大山上。 

如果是秋天来利民,那火热的场面就不同于现在这样。层层梯田翻起了一浪又一浪的金波,莜麦挂满了乳白色的铃铛,藜麦顶着红红的火炬,大豆鼓着一串串豆角,就连路边都满是红黄晶莹的沙棘,一看见就让人舌底冒水,馋涎欲滴。

靠近村里的街上,到处晒着收割回来的庄稼。正午时,场面上常常有人用连枷在打场,一人单打或者双人对打。连枷一起一落,节奏分明,步调一致,旁观者全然感觉不到劳动的艰辛,只是感叹劳动创造的韵律和美感。也有用牲口碾场的,套一个碌碡,绕场转圈,不紧不慢,不拖不拉。看风扬场也得有过硬的技术,前腿弓,后腿绷,前手举,后手送,铲起一木锨毛粮,膀子一抖,“嗖”的一声迎风送到半空。那扔出去的粮食在空中均匀散开,俨然一块金黄色的头巾,又像一道彩虹划过天空。在半空翻了一个跟头后,便像雨点似的唰唰地成一条线落下。而糠皮则在风的吹拂下,如冬天的飞雪,纷纷扬扬地飘走。女人们在扬过的粮食堆上,用又长又软的扫帚,轻轻拂去那些没有被风吹走的麦秆和没有打彻底的带粮谷穗。男人扬一锨,女人扫一下。男人是左右开弓,上下翻飞;女人是左挥右扫,紧随而至。两人移步换招,舒缓有致,配合默契,宛若舞蹈。“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单就一个扬场,就把人看得如醉如痴。  

不只是夏秋这样迷人,冬春也同样魅力无穷。田园错落,蓝天纯净,天然氧吧,远离尘嚣。而今的利民,是避暑的胜地,是写生的胜地,是摄影人的天堂,是心灵安居的天堂。儿女山,这个藏在大山里边的新娘,正在一步一步被人撩开娇羞的面纱。

返回的路上,同行的文友信口唱出了现编的新歌: 

儿女山那个疙梁梁上一片蓝蓝的天,

利民镇就是我快乐的好家园;

牛羊满山坡,

花儿红艳艳。

微风吹拂游人的脸,

清凌凌的空气格外鲜。

放羊人的歌声传的远,

信天游把城里来的妹子羞红了脸

……

安详的傍晚,似是大家累了,亦或是在品味儿女山留给人们的喜悦。山道上除了汽车的引擎声,大家都不说话了。此刻,喜鹊流连在头顶,蚂蚱弹唱在草丛,山洼里炊烟袅袅,夕阳烧红了天际……

安静、纯朴、原生态。儿女山,用她宽厚的情怀,引人流连忘返,梦魂相牵……

(摄影/懂你  小平  志伟  狼哥   原野)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