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走进杀虎口 走进马营河之二——护佑桑梓五神庙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王姣2018-05-16 查看数0

五神庙是右玉县为数不多的一座庙宇建筑群,由正庙、配殿、偏殿及鼓楼钟楼组成。位于村子东南部的旅游景点,由古堡、乐楼、庙宇、及广场,这些古建筑皆为明代修筑,清代又几次修整。正殿为五神庙。西偏殿为送子娘娘庙;东偏殿为文财神庙;是一座集道儒二教于一起的综合寺庙,体现了中华文化兼容并蓄、和谐共融的博大精深。

五神庙坐北朝南,雄浑庄严,与戏台遥遥相对,相映成景。

正殿和两个偏殿的塑像姿态各异,意态如生、生趣盎然、正殿里正面矗立着五尊神像,供奉着龙王、土地、禾神、火神、山神五尊威风凛凛的神仙。左右俩侧侍立者为雨司、电母、彩霞、和风伯、雷公、云童,都惟妙惟肖。站在基座之上,面相丰盈,鼻梁凸起,厚实的身躯,宽阔的胸膛,微微鼓起的下颌,浩大威严,在端庄安详中有一种泰然自若的力量。法衣飘洒,神情庄重而平和。为肃穆静寂的宗教氛围增加了一些柔和的调子,形成奇妙的张力,一派和谐。

在长达400多年的历史长河里,五神庙曾先后经过无数次维修,庙内所有建筑在力求保存原样的基础上,焕然一新、涅槃重生。五神庙以崭新的姿态迎接着善男信女。

修葺一新的五神庙重檐滴翠,廊柱流朱,巧夺天工,飞檐斗拱做的玲珑别致,钟声悠扬,轻烟袅袅,敬香的、还愿的络绎不绝,可见当地百姓对神灵信仰的虔诚。

重修后的寺院没有恢宏的建筑,没有知名的大师,没有在外的名声,可却是受到周边地界老百姓所认可的一座数百年古寺,平日里,不少村民信徒都会来此烧香祈福,虽说算不上门庭若市,却也是香火不断。

五神庙的建筑有着很高的艺术审美价值。建筑形式灵活多变,兼具实用性、功能性和观赏性。其匾额字体雄浑而传神,更增加了宗教的神密与尊崇。

在右玉,令人称奇保存最完整的庙群也是不多见的,五神庙可谓侥幸留存下来。

马营河村是一条明清的重要商道,这条商道不仅带动了经济的繁荣和文化的发展,也形成了不同民族的文化汇聚。

据村里老者讲,当时官方为祈求边境平安,走西口的商人们为答谢天地的眷顾,为获取财产安全的心理慰藉,为祈求家族事业的兴旺,就大量捐款和官方合力修建此庙宇。

走进马营河村村民家里,从村民口中得知村里世世代钟灵毓秀、人才济济。

第一,很多人想到的可能是风水。马营河村两面环水,紫霞萦绕,完整而不封闭,独立而又自然延伸。 马营河村优越的地理位置,的确是一个风水宝地。第二,庙宇神灵的佑护。

悠久历史文化的马营河村,必然拥有深远厚重的教化民众乡风民俗的文化基因。那么,这些乡风民俗文化基因又是如何一代一代地传承延续的呢?透出了这个塞北村子数百年以来的几度兴衰几度沧桑,也映射出了马营河人才辈出、旺盛人脉的文化根源。

人们对天地神灵总有寄托和祈求,因为人们的视野和局限总是对天地万物有某种神秘的不可预知,因此,五神庙即成为马营河附近村人祈求风调雨顺、保平安、求成人成才的自然原始崇拜之所。

走进马营村村,你肯定会情不自禁地去叩问古道老街的百年沧桑,体味父老乡亲淳朴情怀。貌不惊人的五神庙,不仅仅教化边民乡俗,保佑百姓安康,而且也能从厚重的文化底蕴中找到右玉人特有的民族胎记!当你面对古庙,把酒临风,激扬文字时,你会从古色古香的庙里中找到马营河人才辈出的缘由和答案!

添丁进口都是中国老百姓心中头等大事,每年马营河庙会期间,善男信女,络绎不绝,四面八方,商贾云集,香火极盛,戏楼广场,人头攒动。

求财的男女老少,南来北往,有进庙瞻仰奶奶赐药烧香的,有在广场看戏的,有在驱蝗无术,不得不乞灵于神, 信仰不衰。最多的是敬拜禾神的,一位主管庄稼的神灵——青苗神,青苗神的功能是保佑稼禾丰盛,民间传说夏秋之交谷禾将熟时,夜晚青苗神常出现于阡陌之间……塑像手执谷穗乃其特征。神灵保佑,丰衣足食有了寄托,成为抚慰和诊疗当地百姓战争创伤的晴空净土。

求平安是所有香客必做的。右玉在历史上承受的痛苦和蹂躏太多。在这样的土地上,谁都可以咀嚼出,右玉其实更生长了最淳朴最浓烈的人性的包容、忍受、抗争和坚强。

敬神、祭祀、祈祷都离不开“庙”。酬神、谢佛,祭神、祭祖,年节庆典则离不开“戏楼”。这体现出他们遵循古礼、保求平安、祈求五谷丰登、六畜兴旺、信仰务实的思想和情趣和善男信女给五神庙增添了神秘色彩。

一村一庙经常见,一村多庙很稀罕。马营堡里原来有三座庙,五神庙西面有座关帝庙,现只剩下遗址了。神依人而祀,人依神而安,也成为当地人们曾经有过的耕牧饶裕、商旅云集的生存状态的历史见证。

右玉数千年来虽兵革不息却商贾辏集。持续的活力,留下了丰厚的历史积淀,若论建筑的部分,当为大量村堡、庙宇、民居,而其中尚在上演的一幕幕日常悲喜,忠实地讲述着关乎生存和信仰的细节。

百年沧桑,世纪风雨。古庙所以没有湮没于历史,在于几百年来,此处香火绵绵,瞻仰拜谒不断。

庙宇是村民敬神,祭祀、祈祷用的,戏楼则是建来敬祭神灵的。右玉有句谚语:有村就有庙,免遭旱和涝。

长在五神庙西南角的这棵百年大榆树,长出了百年的伟岸,枝丫虬曲,需几人才能合抱。看过明朝的起落,经历过清朝的风云,又承受近百年的阵痛……但它的郁郁葱葱,却丝毫让人感觉不到它的麻木。这片纯粹的绿色,满载着生命的灵动和激情,数百年来为世人遮风挡雨,润泽凡尘。

庞大的树冠,接引着黎明苍生的福祉。据村里人说,冬天冷人们不注意,每到夏天,村民围坐树下闲聊,隔十来分钟就从树上往下滴点清水,抬头看天上万里无云,艳阳高照,大家再往树上一个劲地瞅,可树枝树杈没有看到一点有水印的地方,非常有规律地滴水,这成了村民多少年来猜不透的谜,都说五神庙里的神圣灵,可谁知五神庙里的树都如此灵异。走到近处,摸摸它累累的创痕和皱褶,愿这百年古榆的灵气开启我们一世的好运!

村民说起五神庙里的奶奶庙,都齐声夸奖送子奶奶的功德无量,一七十来岁的村民和我说起了她亲身经历的一件事,老人家女儿出嫁五六年没有孩子,到处寻医问药无果,回娘家时,母亲说医生求遍了,药也吃了几年,那就再求求庙里奶奶吧,让她女儿去村里奶奶庙敬香。娘俩来到庙里,敬完香,就跪下来祈求:“求奶奶踢给我儿女,我是多想做回母亲。”看奶奶身边可爱的一对男童女童,就忍不住上去摸了摸女童的耳朵。

一年后,老太太带她女儿真的抱着孩子来还愿了,真是巧了,怀里小姑娘的耳朵有块小疤痕。还有个马营河村的亲戚,生了几个女儿,多羡慕人家儿女双全,就来五神庙求奶奶赐儿子,临走时也是看那男童虎头虎脑喜欢的不得了,就在男童的胳膊上摸了一下。十个月后,生下个男娃,胳膊上也是有块小疤痕,人们都说是送子娘娘做的记号,这事让村里人更加信服奶奶的灵异了。

神灵是不允许践踏的。前些年东偏殿由于年久失修,坍塌了,一村民就把这些木料买回去盖房子,不幸的事还真发生了,这家主人得了种怪病,全身疼痛,北京、太原跑遍了,没查出啥病,就这样去世了。这事发生后,村里人更加爱护庙和戏台了。

右玉干旱少雨,春天播种时,低头看着干巴巴的土地,再看看没有一丝云的天空,马营河村里就请戏班子唱戏,这是多少年多少代村民的老习惯了。村民刚张罗开戏,天空的云就像凑热闹看戏,唱几天下几天。直到墒刚好播种。有一年村里人忙的没张罗唱,结果用村民的话说:“可旱灰了,没法下种,等到下雨再播种,已误过了播种节令,一年没收成。”说来也真奇怪了,据村民讲,每次马营河村唱戏祈雨,村里老者去庙里敬香,庙里雨神还真是给马营河村民“开绿灯,”下的是偏降雨,就是马营河村十里八村沾光了,别处一滴没下,村民护庙爱乐楼的做法是可贵的,他们代代相传,相信心诚则灵,所以这文物才得以保护下来了。

十来个男性村民讲,六七十年代大集体时,庙里放粮食,村民轮流值班看护,夜深人静时,总会听到“嗒嗒”的马蹄声,也有人听到过骆驼铃声,胆大的拿个铁锹出去看看,啥也没有,都说是走西口的商人魂游到魂牵梦萦的马营河村了。

走西口南来北往的商人,到马营河村一定是要到庙里求平安,求财旺,尤其是镖局的押镖的,口外土匪出没,一不留神会被得财伤主,这一行除了我们外面所看到的大旗临风,宝刀闪闪之外,更多是路途的凶险,人心之难测,所以不管来回,路过马营河村一定会进庙祈求平安。

这不是美丽的传说,都是村民亲历的,才让五神庙赋予了更加神奇的魅力和神秘性,香火旺盛,香客不断。这里的香火历代不衰,即使“文化大革命”年代也有信仰者悄悄前来乞子嗣,求因果,显得这一庙会有浓重的民间文化底韵和民俗特色,也是神庙神威浩荡的缘故。

虽然无法考究它的真伪,但却反映了百姓对神灵的敬畏心理,同时也表达了人们期盼能与自然和谐相处,希望四季风调雨顺,崇尚好人有好报的美好愿望。

明代古刹神飞扬,气韵非凡香火旺。五神传说今何在?烟雨迷蒙话沧桑。

“晨钟暮鼓”是马营河村的魂儿,每到早晨晚上村民们都会听钟声而起,闻鼓声而息,希望抛弃以往的所有烦恼!

这座浴火重生的古庙,必然会为这个新农村增添新的光彩。

(作者/王彩蜜  摄影/曹军  岳峰)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