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州视听网

边塞小镇——利民堡

来源:朔州视听网编辑:王姣    池冬晏(实习)2018-01-31 查看数0

多次去过利民,这个镶嵌在朔州西南一隅的边塞小镇,总是给人一种清新、静谧、神秘的感觉。这里究竟隐藏着怎样的传奇故事,让人浮想联翩。长此以往,总想足履实地,眼见心知,揭开其高深莫测的面纱。

利民堡位于朔州市西南三十五公里处,它地处晋、蒙、陕三地交界。历史文化悠久,人文景观丰富,自然景观迷人。内长城横贯此地,有著名的黑驼山丰王墓,穆桂英圈马场、赶马道,东庄贞洁牌楼,还有自然风景区儿女山。

利民堡是明长城山西重要关隘,为明成化十七年所筑。嘉靖十八年设守备,如今城堡夯土墙残存,城东砖券拱门依然完整,门额上嵌有一匾,阴刻横书“利民塞”。它和山西境内的所有城堡通过内长城相互连接,形成一个堡之网络。

从朔州市区向西出发,跨张辽路,经西环路,向西入扶贫路,一直沿路而行十几公里,在暖崖和利民的分叉路口,向南入907县道,途经几个小村庄及曲曲折折的爬山公路后,就到达了利民必经之地、天然屏障儿女山。

儿女山,作为朔城区的一座母亲山,是利民古镇的标志,海拔1938米,方圆约7公里。传说,当年匈奴南犯汉晋惠帝,途经利民关隘,遇到当地一对小夫妻,这对小夫妻将迷路的匈奴大军引入深山老林,恰逢天寒地冻,匈奴军死伤过半,就此退兵。这对儿女身亡后,当地老百姓用石块把他们掩埋。英雄的儿女感动了老天,封他们为当地的山神,这座山从此也叫做儿女山。老百姓祈求生儿得儿,生女得女,心想事成,一生平安。

在人类世世代代的繁衍交替中,儿女对家庭太重要了,很多期盼或未能生育的父母心里非常急迫!他们把愿望寄托于大自然,跋山涉水,携石堆砌,上香膜拜,祝愿祈求,美梦成真。所以把山命名为儿女山的地方很多,仅朔州就有两座,另外一座在平鲁区北部山区。

儿女山四季风景优美:春天绿意盎然,夏天凉爽宜人,秋天金黄漫野,冬天白雪皑皑。儿女山上最美的风景莫过于日出日落了,阳光折射下,田园、村落、树木、道路、羊群、风电浑然一体,犹如一幅画卷,让人如醉如痴。儿女山东南方向南窊村东的卯儿梁上,还可以清晰地看到朔州市区的全景图,真是美不胜收!近年来漫山遍野又新添了密密麻麻的风力发电塔,形成了传统与现代交融,自然与人文搭配,历史与现实更替的又一景致。登高望远,风景这边独好!

儿女山常年空气新鲜纯净,特别是雾霾袭击城市的时候,这里更是难得的一片净土。远望四周,豁然开朗。蓝天白云洁净的举手可得,山峦树林美丽的层层叠叠,山庄窝铺寂静的烟雾袅袅,梯田河流安详的如诗如画。它是朔州近郊居家游玩的好去处,也是摄影达人流连忘返的好基地,更是文人墨客采风创作的好地方。

从儿女山下来,一路西行,穿越曲折的盘山道,到了平坦处的公路,就离利民堡不远了。路的右边是现代风力发电大唐企业分公司,北之山上,到处是太阳能发电板,密密麻麻爬满了整个山坡,偶尔阳光反射,让人眼花缭乱……然后,一转眼车行就进入了利民堡。

这是一个安静的小镇。如世外桃源一般,它幽静而安详,远山、田园、小路、城墙、村落组成了一幅壮美的水彩画。夏秋之际,这里绽放了流金大野,田地里五颜六色,黄的油菜花,蓝的胡麻花,绿的莜麦苗,白的土豆花,紫的黑豆苗。冬天,这里又是一幅别样的景观,山舞银蛇,原驰蜡象,云雾缭绕,林海雾凇。春暖山朗,利民堡又如一个新生的婴儿,伴着薄雾,轻躺于四面环山的襁褓之中。这是一个淳朴的小镇。利民最早出于《商君书·去强》一书。利民有两层含义,其一指有利于民,其二在古代指工商业者。正是由于利民有便利惠民之意,九十年代,当时朔县有好多国有公司都以此来命名,诸如利民出租车,利民供销社等等。古代的工商业者,一说指从事农业生产者。今天,这里依然居住着勤劳,朴实的农民,他们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过着平凡而简单的日子。他们是勤恳的播种者,更是大山的守护者。

这是一个悠久的小镇。镇东方黑驼山上,有唐昭宗李晔的三子丰王祁的墓地,天祐元年守卫边疆而死,葬于此地,当地人称丰王墓。东西南朔,龙荒朔漠,作为当时唐王朝的戍边将领,这里到底发生了多少鲜为人知的悲壮故事。这里有宋代穆桂英圈马场,赶马道。虽然是传说中的传说,但利民今天依然有一条名为赶马道的县道。利民东庄村有一木结构贞节牌坊,为民国初年修建,牌坊已破烂不堪,“旌表节孝”四字匾额早已不在。这些都是历史所留给我们的支离破碎,他们断断续续、星星点点、若隐若现,但从他们的记忆里,我们可以想象曾经的峥嵘岁月,也留下了感慨万端!

这是一个内长城横贯的小镇。东山和北山破旧的长城蜿蜒曲折。曾经爬越北京长城,体会了“不到长城非好汉”的豪迈,也去过广武野长城,回望了汉武帝铁马金戈的悲壮。今天,这里触目皆是,在夕阳的映照下,折射着历史的沧桑与厚重。这儿,山连着山,川挨着川,一座座烽火台,如旧时的战将,铮铮铁骨,巍峨屹立。遥想当年,刀光剑影,鼓角争鸣,狼烟四起……  这是一个古堡守望相助的小镇。历经风吹雨打,岁月侵蚀,剑拔弩张留下了车尘马迹;历经沧海

桑田,硝烟散尽,土皮剥落留下了满目疮痍。城堡下,那些纵横的街巷与房舍,以老态龙钟的姿态展现着陈年旧事。随着朔州新型能源城市的成立,这里也平添了许多鲜活的内容,但那些粗线条的纹路,和断断续续连不成章节的往事,伴随着朔风在利民堡上空以沙哑的喉咙吟唱着一首古老的歌谣。

这是一处自然天成的氧吧,一个原始生态的村庄,更是一片生生不息的土地。它用自己独特的魅力孕育了这一方土,养育了这一方人,征服了来此的游人宾客。这里的古老交融着现代的美。它的美,犹如新时代的一片处女地,纯洁、质朴。

图片分十二个部分,分别是:千山路难行,十里青山远,夕阳无限好,村落晴如画,客行野田间,草低现牛羊,林深不知处,山中大风车,大美儿女山,宰羊待客归,相守利民堡,万里长城长。

一   •   千山路难行

二  •   十里青山远

三  •   夕阳无限好

四  •   村落晴如画

五   •   客行野田间

六  •   草低现牛羊

七   •  林深不知处

八   •   山中大风车

九  •   大美儿女山

十  •   宰羊待客归

十一  •  相守利民堡

十二 •   万里长城长

(图文/史振宇)

用户评论

已有0人评论,0人参与